诚信在线-电影史性感第一名

时间:2019-07-27 21:48       来源: www.cx11.net
如同他们的崇拜者展示的那样,大多数伟大的电影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包含了隐藏观众。这些伟大的电影,他们是层层复写的回文,有着丰富的层次意义和微妙的复杂性。“再看一次。”我们被这样告知(并且相互告知)。“第二次看会发现更多的。” 我们一遍又一遍地重新回顾这些伟大电影,每一次我们这么做的时候,都会惊奇地发现全新而不可思议的东西,而正当我们确信一部伟大电影里的神迹都已被挖掘干净了的时候,我们发现自己老了,我们的视角又更成熟了,而这伟大的电影看起来不可思议地比以前更智慧了,它真的变得更好了。批判性之于这些电影如同光线之于棱镜。 而《热情如火》并不是这样一部电影。 假设画质清晰,音质刚好,你也不讨厌电影,那么比利·怀尔德的《热情如火》(1959)的伟大之处就会完全立刻显现。就是这样。一见钟情。因为《热情如火》的美好如此显而易见,你不会在第二次观看后更爱它,你也不会随着长大变得更睿智而更爱它。这正是品味门槛的相反面。 需要什么门槛呢?变装的噱头无需解释。怀尔德和I.A.L.戴蒙德行云流水的行话对话与机智无需解释。托尼•柯蒂斯对加里•格兰特的印象,杰克•莱蒙少女般的热情,乔•E•布朗呼啦圈似的嘴巴,以及玛丽莲•梦露巅峰时期的形象,都无需解释。 这种直率的优点几乎是《热情如火》经久不衰的全部成功秘诀。但是相比较于其他无门槛品味来说,比如马克思兄弟、弗雷德•阿斯泰尔以及金杰•罗杰斯的电影,它们的最深层的快乐也是在第一次观看时就显而易见的,而《热情如火》,是怀尔德和戴蒙德在一个无懈可击的结构与主题的完整性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我认为,这使得它成为有史以来明显最为精彩的喜剧之一。 《热情似火》剧照 《热情如火》始终紧扣它的主题——反转——以至于电影本身也在不断地改变它的样貌,一开始——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在变成音乐片、而后又变喜剧、再变爱情片之前,它是部黑帮片。大大小小的反转贯穿整部影片。 它们是这部电影喜感氛围的氧份,以视觉上的玩笑(一辆运酒的灵车)、声音上的玩笑(柯蒂斯用高亢的声音说话)、角色上的扭曲(莱蒙饰演的角色打扮成女人后变得更淫荡)以及暗讽的形式出现。反转的密度——影片每平方英寸的反讽数量——不仅让笑料不断涌现,主题观点也不断涌现,它为影片注满了活力,不断刷新剧情,就像为我们的注意力间隔更换新鲜剂。 “《热情如火》从第一个字开始就让人蠢蠢欲动。” 这是一场追逐:两个爵士音乐家,乔和杰里(柯蒂斯和莱蒙饰),目睹了一场暴徒的袭击,然后伪装成女性加入一个全女子乐队,躲在阳光明媚的佛罗里达州求以保命。 《热情似火》剧照 这部电影真的很感人。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梦露与柯蒂斯之吻——这个吻看起来没有任何动作,却极尽浪漫柔宠,《热情如火》从第一个字开始就让人蠢蠢欲动。它具有活力四射的美国式的喧闹,像是汤姆·索亚会喜欢的电影,而就像汤姆一样,电影只是想要营造一段开心好时光。 现在,关于那个开心好时光。多年来,一些聪明人称赞这部电影开明的性别观念和性政治——“这部电影所肯定的既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甚至不是女性,”布兰登·弗兰奇在1978年写道,“而是废除了那些绝对的两极化,取而代之的是雌雄同体的统一体。”——尽管我确实懂他们的意思,但是我并不认为怀尔德是真的为了强调那个共同体。 他觉得变装很好玩。他觉得在激烈竞争中头晕目眩的美国人很好玩:“你是个男人,为什么一个男人会想要娶一个男人啊?”“安全。“这是怀尔德式资本主义言论,无关爱情或欲望,甚至无关男人或女人。《热情如火》不是《窈窕淑男》;它并不关心一段女人如何能让男人变成更好的男人的经历。 《热情似火》海报 这是一部比利·怀尔德的电影。它是关于人们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能多么不择手段,这从来就不比金钱、性或者自我保护来得更高尚。怀尔德是美国的本我(弗兰克·卡普拉是美国的超我。)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他不会真的认同任何一个深信《热情如火》与同性恋(或任何其他)理论的人。《热情如火》的意思就是很棒的性爱。这还不够深刻吗? 再次强调,怀尔德只是想开心一下。看看他是如何运用镜头的:不是去组织我们的思路(像是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不是让我们理解角色的感受(像是尼古拉斯·雷),也不是对剧情表达主观想法(像是卡普拉)。他的立场是单纯地非道德的,也就是当你想要最大程度的放纵开心时的立场。 怀尔德的许多批评者认为这种非道德行为是厌世的,在他后来的并不有趣又很刻薄的喜剧中确实变味了,但如果像《倒扣的王牌》(1951)中那样恰当而合理地引导,怀尔德的玩世不恭就能并不那么令人愉快地挖出美国消化道的肠壁。谁能争辩呢?资本主义中就是有很多让人感到厌恶人类的东西。